医疗信息化行业十大关键词
发布时间: 2022-02-27 预览次数:

近年来,新医改政策和各类高新技术凭借强大的赋能力,将中国的医疗信息化产业推入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前瞻研究院预测,2020年我国医疗信息化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

 

从发展周期来看,我国医疗信息化行业仍处于依赖于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实现医疗卫生机构由“点”到“面”的信息化的发展阶段。该阶段所呈现出来的一些整体趋势也是相当明显的:

  • 1、产业链上下游整合趋势明显,生态思维崛起;

  •  

  • 2、医疗卫生行业IT投入持续增加,且软件和服务的投入比例不断上升;

  •  

  • 3、区域医疗卫生信息化成为下一步建设的重点;

  •  

  • 4、全院级信息化建设体系正在逐步建立;

  •  

  • 5、大数据变现以及服务收费成为重要趋势之一;

  •  

  • 6、区域信息平台或将成为争夺重点。

 

那么对于2017年的医疗信息化行业来说,有哪些关键词是不可错过的呢?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将在以下篇幅中,将我们从大量信息化相关数据中获得的洞察与思考分享给广大行业同仁。

 

》信息科职能转型《

 

从1995年到现在,中国医疗信息化产业走过了一个伟大的时代。《2015--2016年度中国医院信息化调查报告》显示,截止2016年4月,住院医生工作站、护士工作站、门急诊医生工作站等系统的实施比例均已超过65%,已经制定全面信息化建设规划的三级医院达到了55.85%,三级以下制定全院级信息化建设规划的占比也达到了28.35%......需求的暴增,必然会给医院信息科带来更为多元化的挑战,面对变化了的宏观环境和市场需求,信息科职能转型迫在眉睫。


一、人员结构转型。按规定,医院信息科的岗位设置应该包括信息业务管理类--信息中心主任; 信息技术管理类--信息综合管理岗位、信息系统建设与应用岗;基础设施管理类--基础设施建设与运维岗、信息与网络安全管理岗、信息化标准岗;统计与数据管理类--统计综合管理岗、数据资源建设岗、数据利用岗。也就是说,信息科人员结构应该是多元化的,但是从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的随机抽样数据来年,当下信息科的工作人员以计算机专业为主,这就决定了设备和信息系统维护会成为医院信息科的重点。毋庸置疑,当下医院信息科的人员结构已经不能够满足新时期信息化建设的综合需求,医院信息科迫切需要引入运营管理、数据分析类人才。

 

二、角色定位转型。今天的医院信息科已经不能够简单的定位为IT服务部门,其还需要参与到医院管理、决策、医院运营发展规划制定等重要工作中来,因而,医院信息科必须要完成由IT部门向管理部门的角色转换。

 

三、工作方向转型。关于新时期医院信息科工作方向转型的问题,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王胤涛曾做过比较经典的论述,“医院通过剥离与医疗业务关联不紧密或非医疗核心业务来降低人力成本和资源投入的工作方式也会很快到来,信息科若不向基于数据分据的医院业务管理方向转变,还只把工作重心放在设备、信息系统维护上,必然会沦为被剥离的对象。”

 

》DRGs《

 

DRGs是当今世界上公认的比较先进的支付方式之一,其通过统一的疾病诊断分类定额支付标准的制定,达到医疗资源利用的标准化。DRGs进入中国到现在,其应用范围已经从最初的住院患者付费,延伸到了医疗质量管理、医院评价、医生评价等多个方面,受到了行业领导者和医院管理层的高度重视。当然,DRGs在深化医改、促进三医联动落地中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1、整体打包,有利于控制医药费用的不事理上涨;2、收付一体,有利于广大人民群众受益;3、分级定价,有利一促进分给诊疗格局形式;4、标准统一,有利于形成全国统一的制度规范体系;5、优化管理,有利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2017年6月28日,《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指导意见明确了本轮支付方式改革的五大任务:1、实行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2、重点推行按病种付费;3、开展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试点;4、完善按人头付费、按床日付费等支付方式;5、强化医保对医疗行为的监管。

 

截止目前,C-DRG收费规范和C-DRG收费付费改革试点工作已经以福建三明市、广东深圳市和新疆卡拉玛依作为试点城市展开,近期唐山、邯郸二市也在试点准备阶段。国家卫计委财务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试点基础上逐步力争2019年试点城市扩大到50个,2020年扩大到100个城市大规模左右。”

 

此外,国家卫计委财务司目前已经完成了《全国公立医院成本管理办法》和指导手册,正在和财政部会签,其中的病种成本已经有了全国层面统一的建议方法,指导地方科学合理的制定病种价格。所以说,虽然DRGs在应用和推广方面,还存在编码如何与临床紧密结合、编码更新、人才缺乏、壁垒依然存在等现实问题,但大势不可挡,我国已经迎来DRGs收付费方式改革的新时代。

 

》分级诊疗《

 

分级诊疗是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最终形成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从而实现各级医疗机构职能回归的理想就医格局。2009年,国家级政策首次提出分级诊疗概念,分级诊疗正式进入公众视野。此后,国家级政策相继发布了分级诊疗工作考核评价标准,明确了分级诊疗各方面的数据指标,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部署开始加快。

 

2015年,《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指出逐步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急慢分治,建立并完善分级诊疗模式。同年,《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发布,此后,多个省市出台了分级诊疗相关文件。2017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国办发〔2017〕37号),明确了今年需要抓好的70项重点工作任务,分级诊疗被列入2017年医改工作重点。在国家宏观政策的刺激下,全国多个地区在分级诊疗方面的探索也在进行中,目前国内建设分级诊疗制度的尝试路径主要有以下几种:1、调整医疗服务体系定位,重新定位医疗机构诊疗责任和范围;2、建立强制首诊、转诊机制(青海强制逐级转诊制度);3、调整支付线,提高首诊报销比例(青岛首诊激励制度);4、医联体内的转诊制度;5、将民营医疗机构纳入分级诊疗体系;6、设置不同等级医院诊疗病种范围。此外,远程医疗、基层医疗服务、家庭医生、慢病管理等领域的快速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分级诊疗制度的落地。

 

分级诊疗政策落地的关键因素是基层医疗服务水平的提升和全科医生总量的不断增加,从政策层面看,国家已经针对痛点发力,此处不做赘述。从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收集到的数据来看,虽然受补偿机制、患者观念等主管观因素影响,分级诊疗制度离预期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其作为国计民生大计,政策层面态度明朗,纵然道路曲折,但前途一片光明。

 

》医联体《

 

医联体建设的初衷是平衡大医院与小医院之间的门诊量,共享资源,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医联体是通过搭建区域医疗信息平台将同一个区域内的医疗资源整合在一起,实现数据的跨机构流通和交换,医联体内所有医院统一资源调配,医疗、专研仪器设备实行专营共用;检验结果、资源调阅互用;预约挂号、病人医嘱信息、诊断信息、检验检查数据和社区健康档案信息共享等。

 

2017年4月1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建设列入《政府工作报告》重点任务,由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进行部署。同年4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2017年要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试点,综合医改试点省份每个地市以及分级诊疗试点城市至少建成一个有明显成效的医联体。探索对纵向合作的医联体等分工协作模式实行医保总额付费等多种方式,引导医联体内部初步形成较为科学的分工协作机制和较为顺畅的转诊机制。到2020年形成较为完善的医联体政策体系。所有二级公立医院和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参与医联体。

 

按“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的制度设计,医联体的发展重心并不能仅停留在以固定患者群、获得稳定收入为目的的浅层次合作层面上,国家应结合基层医疗机构的现状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用政策引导医联体将建设重心放到基层医疗机构上,为基层医疗机构培养大量技术骨干人才;为基层医疗机构添置硬件和软件,帮助其取得实质性发展;辅导基层医疗机构建章建制,走规范化管理之路。

 

对于大医院来说,随着医保控费和医疗价格的提升,对基层病人的虹吸效应会减弱,因而,根据政策方向,主动牵手二级和基层医院是其布局重点;而对于二级医院来说,借力大医院品牌优势,是个迅速提升影响力的机会;一级医院在整个医联体中是最大的受益者,随着相继取消收支两条线,放宽用药限制,提高医保比例等政策的落地,门诊量应该不成问题,要做的就是苦练内功,提升自身的服务能力。

 

互联网医疗

 

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中国医院互联网化专题研究报告2017》指出,目前中国医院互联网化处于移动端的启动期,医院互联网化率低于10%,2016年8.8亿网民中只有近3成建立了互联网医疗使用习惯。但报告预测,未来五年,医院互联网化率有望提升到80%。未来10年,互联网将成为医疗机构的基础设施,全面重塑主诊过程,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

 

互联网医疗的最大价值就在提高诊疗效率和用户体验,通过将互联网与医疗深度融合打造“智慧医疗”,不仅推动了医院智慧管理及医疗技术、医学科研等的发展,在医疗服务方面,挂号、复查、支付、会诊等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来实现,病人的就医模式发生了变化,也进一步重构了检查、检验、预约和取药的模式。当然,目前的这些应用,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信息层面,涉及到医疗核心环节的服务,医疗机构和行业企业都还在摸索中。